书客居 www.shukeju.net,最快更新我夺舍了魔皇最新章节!

    虽然对远天幻雾了解不多,但姬重知道这是不可多得之宝物,尤其是如此大量的远天幻雾,可是难以估量其中价值。

    他向尊先生表示感谢,同时心中也在微微打鼓。

    尊先生如此优待他,是否也有所求?

    以对方的神通广大,姬重实在不认为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对方在意,但他更当不起尊先生如此相助。

    尊先生似乎看出他心中所想,语气温和,坦然说道:“我乐于帮助我的朋友,对于我来说,朋友越多越好,毕竟,我也有事,需要你们的帮助。

    你们的能力越大,对我的帮助自然也越大。

    我先帮你们,还是你们先帮我,并不重要。

    关键在于互帮互助,有来有往,不是吗?”

    “前辈太客气了。”姬重徐徐说道:“晚辈能力微末,可能无法报答前辈今日大恩,但前辈托付的事情,我定当尽我所能。”

    “这已经足够了。”尊先生笑道:“小友你是有信义之人,我信得过你。”

    他冲着圆桌上的瓷瓶轻轻一挥手,瓷瓶中凝结成露水的远天幻雾,飞出了一滴。

    雾气凝结而成的露水,呈淡青色,晶莹剔透,仿佛宝石一样,来到姬重面前悬浮。

    与此同时,从大殿外飘进来一道绿光,却是创命神树上一片树叶。

    陈洛阳扮做的“尊先生”言道:“既然小友你还想继续留在师门,那我们且先不忙有大动作,不妨掩人耳目,徐徐图之。

    从今日起,每隔十天,你在我这里饮一滴远天幻雾,服一片神树树叶,长期服用下去,慢慢积蓄,平时则不至于为你师门中人察觉。”

    “谢过前辈。”姬重在古籍上看过远天幻雾作用,乃是便于人隐遁身形。

    雾气所凝露水同这神树树叶同时服用有什么效果,他并不知道。

    不过他也不多问。

    眼下姬重已经恢复淡定,既来之则安之。

    尊先生既然有此安排,他不问缘由,照办便是。

    反正就算他真不愿意服用,以这位前辈的本事,要给他硬灌进嘴,他也反抗不得。

    就像他眼下在先天宫中的处境一样。

    既然如此,或许尊先生真能帮他,对眼下的他来说,多些变数,好过任单独某一方摆布。

    服下远天幻雾露水和神树树叶后,姬重感觉自己天旋地转,仿佛醉酒似的。

    他连忙静下心来抱元守一,炼化消解自己刚刚服下的至宝。

    陈洛阳所扮的“尊先生”,在一旁静静看着。

    这个姬重,确实有几分不同凡响。

    其神魂,似乎异于常人,但隐藏极深,令陈洛阳一时间也有些看不透其中深浅。

    不过,同为白玉瓶查不出底细的人,相较于另一个基本已经肯定跟幽冥神有关的韩莓来说,姬重的情况似乎又有不同。

    他的神魂深处,给陈洛阳一种蕴含勃勃生机的感觉,以至于跟他服下的创命神树树叶,似乎都隐隐起了几分共鸣。

    但同为旺盛的生机,与青木符诏所生的创命神树和陈洛阳的“生”字天书,又有不同。

    手头线索有限的情况下,陈洛阳一时间也有些拿不准这条小咸鱼的底细。

    不过,之前所料完全正确,这条小咸鱼果然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简单。

    待姬重初步炼化体内的远天幻雾和神树树叶后,陈洛阳扮做的“尊先生”开口说道:“我平日里自会看顾小友你,如果小友你遇上迟疑难决的事,也可以主动联络我,事出有因,特此破例。”

    姬重起身,再向尊先生一礼:“谢前辈大恩。”

    “小友不必客气,我们十日后再见。”尊先生语气始终平和。

    目送姬重的身影在“树屋”消失,陈洛阳若有所思。

    因为此前几位巨头强者的陨落,眼下红尘界中有些圣地级别的势力,呈现短暂的弱势。

    它们都面临创建以来屈指可数的难关。

    就像女皇崛起前的东周皇朝,还有当初第二代斋主陨落后的青云斋一样。

    能扛过去,就守得云开见月明,如东周皇朝。

    抗不过去,覆灭在历史长河中的青云斋就是下场。

    而对于他陈某人来说,这样的势力,最可能给他发挥的空间。

    血河派如是,先天宫如是,西秦皇朝和青牛观亦如是。

    先天宫同姬重接下来这一局,或许他能谋划更多……

    陈洛阳的心念从青木符诏,回归自己本身。

    他精神集中于脑海内的白玉瓶。

    先天宫这边已经上了正轨,青牛观那边什么情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夺舍了魔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客居只为原作者八月飞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月飞鹰并收藏我夺舍了魔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