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妖夏 > 第一五五章 那份感情

第一五五章 那份感情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书客居 www.shukeju.net,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大早,周凯悄悄起来,带上米丽准备的饭团,开车出去接邹玲。

    盛夏自在惯了,这几天又累得很,一觉睡到将近中午,盛夏没醒,卫桓就坐在她旁边闭目养神,她们这一天的核对,直到中午才开始。

    少了一个人,又只有一个下午,干的活倒比谈文预料的还要多些,倒比前一天还要快些,到傍晚,那一大堆资料,就从这边挪过去一小半了,曲灵面前堆了好几堆要录入的合同资料,她实在赶上不卫桓的速度了。

    卫桓照例在天没黑前就收了工,看看外面天气不错,让米丽小火把东西搬到外面,搭起架子准备烤全羊。

    谈文在卫桓走后看了半个多小时数据,心情愉快的出来,倒上半杯酒,坐在那堆红旺的火堆旁,和盛夏说着话,看卫桓比对待那些数据认真百倍的态度,往那只羊身上洒调料。

    “他自在惯了。”盛夏带着几分歉意,和谈文解释了句。

    “噢?”谈文一个怔神,随即笑起来,“他这样的,能力这么强,要是在我们公司,他想怎么迟到早退都行,去不去公司都行,一个月里头,他能干上半天一天活,就足够了。”

    盛夏失笑出声,这话也是。

    羊肉还没烤好,一阵汽车轰鸣由远及近,周凯接邹玲回来了。

    周凯推开车门,奔着火堆就过来了。

    “真香,老远就闻到了,老米,有喝的没有?渴坏了,有酒最好,昨天那酒,对对对,就这个,咦,邹玲呢?你尝尝这酒,这是我喝过的最好的红酒。”周凯一屁股坐到谈文旁边,喝着酒,从沙拉里捏起块龙虾肉,扔进嘴里,还顺便招呼了一声邹玲。

    邹玲自己拖下箱子,看了看,将包放到箱子上,挤过去坐到谈文和周凯中间,先和盛夏笑道:“周凯说你们忙晕了。”

    “有卫老板在,哪还用忙晕?”谈文递了杯酒给邹玲,“喝酒,还是先喝杯茶?还有咖啡,老米的手艺。”

    “先给我杯茶吧,渴坏了。”邹玲说着要茶,却接过酒,仰头喝了几口。

    “邹玲姐!”曲灵愉快的和邹玲打着招呼,殷勤的递了杯茶给她。

    卫桓的烤全羊已经好了,举着架到桌子上,先下刀割下肚腹一块,再切了一块羊腿,放到盛夏面前,将刀递给米丽。

    米丽将羊切成大块小块,众人手里的手叉筷子一涌而上,一口接一口吃的顾不上说话。

    这是她们吃过的最好吃的烤全羊。

    吃完羊肉,开始吃米丽拌的沙拉,喝汤的时候,才热闹起来。

    “从前我觉得老米的手艺登峰造极了,现在才知道,老米还差得远。”周凯喝了口奶油蘑菇汤,颇有几分嫌弃。

    邹玲横着他,简直想拍他一脸沙拉,他这张脸真是越来越大了。

    “我觉得这沙拉和汤不比羊肉差。”谈文一边笑一边圆场道。

    她知道卫桓不是寻常人,却因为没有亲眼看到过他的不寻常,没有过直观印象,对卫桓就没太多异于人的感受,有敬有佩,畏都极少,更别说象曲灵小火她们,对卫桓简直就只有恐惧。

    卫桓顺着盛夏的目光斜看向周凯,看扫了眼邹玲,点着周凯和邹玲道:“这只蠢货配不上你,那个什么律所的那个律师,姓张是吧?那个不错。”

    邹玲呆了下,脸突然红涨起来,周凯呆了一瞬,猛转头看向邹玲,“哪个姓张的?你有男朋友了?”

    “嗯,我们都觉得不错。”盛夏在邹玲之前,答的极快。

    “噢,我说呢,是不错,比周凯帅气多了,又体贴。”米丽和盛夏搭档上千年,这份默契熟极而流。

    “是广华那位新来的合伙人?”谈文不是默契,她是听到过一句两句的八卦,广华是她们集团的签约律所。

    “别瞎说。”邹玲被周凯直瞪瞪的目光看的十分不自在。

    “怪不得广华的周律师说,多亏了邹律师,要不然可请不来张律师,我还以为是邹律师从中牵线,原来是这样。”谈文笑起来。

    “不说这个了,邹玲到得晚,二楼堆了一堆的法务了,谈小姐跟邹玲上去看看?咱们越快越好。”盛夏瞄着脸色泛白的周凯,指着邹玲和谈文道。

    “好。”邹玲犹豫了一瞬,站起来,和谈文往二楼上去。

    她很想和周凯解释清楚,这是没有的事,不过,这事不急,二楼那些法务,才是最紧急最重要的事儿。

    卫桓从盛夏接话起,脸上的笑容就浓的化不开。

    小夏也罢,阿叶也好,她还是她,虽然她忘记了从前,忘记了她和他从前那些有趣之极的无数过往,可她还是她,他熟悉的每一个小动作,熟知的每一个小习惯,小癖好,都和从前一样,她也和他默契依旧,她和他,还是和从前一样。

    “咱们到那边走走,让小米跟他聊聊?”卫桓凑到盛夏耳边,低低道。

    盛夏嗯了一声,站起来,和卫桓一起,往旁边林荫道过去。

    小火和曲灵酒饱饭足,正凑在一起,小火说她在山里如何如何,曲灵说她跟宋词如何如何,至于到滨海之前的如何,曲灵想不出值得说的地方,她也不乐意提。

    老常收拾残局,米丽拿了两只干净杯子,倒了两杯酒,坐到周凯身边,递了杯酒给周凯。

    “怎么,心情不好了?”米丽抿着酒,漫不经心道。

    “怎么会!”周凯飞快的答了句,抿了口酒,片刻,低低叹了口气,“就是有点儿意外。”

    “不是有点儿吧,是压根没想到,没想过是不是?”米丽嘿了一声。

    周凯沉默良久,低低嗯了一声,他确实没想到过,邹玲一直表达的很坚定,她是个意志坚定,极拿得定主意的人。

    “邹玲有个同学,关系一直很好,姓什么来,跟她差不多,有事做有钱挣,没家没男人,去年结婚了,这事你知道吧?”米丽看着微微低头和盛夏说着话的卫桓,悠闲的喝了口酒。

    “人我知道,结婚不知道,邹玲没说过。”周凯心里有点儿堵。

    “我们到滨海前结的婚,那大半年,邹玲很孤单,后来,我就劝她,该放下的要放下,有能合得来的,得试一试,她对你,到底是执念,还是感情,说不准,我觉得执念更多。”

    周凯垂着头,半晌嗯了一声。

    “邹玲这么多年一直单着,这是小夏说的,她单着,是因为她条件太好,太高,我活了两千多年,跟你们人在一起,也混了一千来年,老实说,真正出色的,女人多,男人少,从前也是这样,象邹玲那样的女人,能跟她相当的男人,少的可怜。”

    “这话……”周凯一声干笑。

    “男人最喜欢拿权势金钱彼此衡量,摆个修自行车的小摊,一出门,也恨不能人人称他一句修总,修老板,能比别人多挣个三千五百的,就觉得老子天下无敌,能满天下挑妃子了,呸。”

    米丽啐了一口。周凯呛笑了。

    “邹玲单了这么多年,是因为她没能遇到一个能说得来,吃得来,玩得来,两个人在一起时比一个人愉快幸福的人,现在总算遇到一个,你别打扰了她。”米丽看着周凯,郑重警告道。

    “我……”周凯想说句我怎么可能打扰她,可一个我字出口,后面的话就卡住说不出来了。

    “你这样的,反正你是打定主意一个人逍遥一辈子的。”米丽杯子里的酒空了,欠身拎过酒桶,倒上酒,又给周凯添上。

    “对了,我们可能也在这儿呆不长。”

    “什么意思?”周凯直起上身。

    “我们都不是人,小夏老家又不是这里的,这事儿了了,大概就得回去了,小夏走到哪儿,我跟老常,还有小火,还有曲灵,就得跟到哪儿。就算没有卫老板这事儿,我们在一个地方,最长也就是十来年,再长就没法呆了,小夏不会老。”米丽眯着眼,她对这桶酒十分满意,真是好酒。

    周凯神情晦暗,片刻,强笑道:“好象曲终人散……”后面的话,他喉咙哽住了。

    “唉,就是曲终人散,我们都走了,本来小夏有点儿担心你和邹玲,现在看,邹玲应该不用担心了,至于你,你不用担心,夜夜笙歌,现在凭脸,再过上十几二十年,凭钱,反正你有的是钱。”

    米丽愉快的抿着酒。

    “我也累了。”周凯目无焦距的看着远方,良久,低低道。

    米丽斜着他,片刻移开目光,没理他。

    卫桓和盛夏东一句西一句说着话,往前走了没多远,就站住,和盛夏笑道:“咱们往回走吧,再往前不大妥当。”

    盛夏喔了一声,转个身,仰头看着卫桓,犹豫了下问道:“有仇家?很厉害?”

    “厉害算不上。”卫桓笑意浓浓,不管他说什么,小夏一听就懂。“我只是担心你,你如今不比从前,过于脆弱……”

    “我不脆弱。”盛夏皱眉道,她抱着炸弹飞出去几千米过,安然无恙。

    “和人比不算脆弱。”卫桓摊着手。

    盛夏哈了一声,不说话了,这话也是,人太脆弱了,她的皮实,只是和人相比之下的皮实而已。

    “那些东西,整理出来很快,不用太着急,这件事,就在这里解决最好,这个阵法能帮不少忙。”

    在这里,那个谈文在,小火也在,都在他目力所及,这一条,先不必提。

    “好。”盛夏答的干脆。

    谈文之前说的,一个月能理出来一点头绪,现在最多一周,就能理的清清爽爽,已经早早超在她的计划之前很多了。

    “要是有什么事,你看着就行,别乱动,你现在帮不上忙,再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卫桓再次交待。

    “好。”盛夏点头。

    谈文和邹玲是一对儿工作狂人,埋头在一堆文件报表里,直到过了十二点,才和衣睡在曲灵拖给她们的床垫上。

    周凯坐在那堆篝火旁,一杯接一杯,慢慢喝着酒,发怔出神。

    米丽早睡了,老常坐在周凯旁边,一根接一根,慢慢往火里扔木柴。

    曲灵和小火一个睡成个大字,一个蜷成一团,睡的香甜。

    盘膝坐在盛夏旁边的卫桓突然睁开眼,看向蜷成一团的小火,小火的尾巴轻轻晃动,片刻,一蓬血雾喷出,血雾落下,一缕红烟飘起,再从上而下迅速凝实,一个一身红衣,艳丽非常的女子从虚空中落下,看了眼小火,再抬眼,就看到了卫桓。

    卫桓眼睛微眯,满脸讥笑的看着红衣女子。

    红衣女子迎上卫桓目光,并没有什么意外,目不转睛的看着卫桓,“没想到你就在这里,是你诱我来的?”

    红衣女子说着,转头打量四周,目光落在谈文手上那枚戒指,那枚戒指闪着微光,从谈文手指上脱落飞起,却落到了卫桓手里。

    “我就知道瞒不过你。”红衣女子叹息中透着丝丝莫名的骄傲和满足,她早就知道,他是大千世界中,最聪明最强大的那一个。

    卫桓捏着那枚戒指,稍一用力,将戒指捏成一团碎末。

    戒指化成碎末那一刻,红衣女子以完全想象不到速度,由静而动,飘逸在身边的通红丝带笔直飞出,刺向曲灵和盛夏,以及卫桓,自己飞跃而上,再向着卫桓直冲而下。

    客厅里,破碎爆裂声在红衣女子冲下来时,爆然而起。

    盛夏呼的坐起,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碎末横飞。

    米丽在没反应过来之前,已经扑向盛夏,扑到一半,被一截不知道从哪儿飞来的木头砸中肚子,蜷着身子摔在地上。

    曲灵还没完全睁开眼,凭着本能,飞脚踢向直刺向她的那缕红色,小火晕迷不醒。

    坐在外面篝火旁发呆的周凯听到动静,没等他愣过来,老常提起来将他摔到墙角,“藏好!”周凯摔进墙角,老常往客厅直扑进去,没等周凯眨眼,老常已经一个倒栽葱,从客厅里摔出来,在周凯面前摔了个狗啃泥。

    睡在二楼的谈文和邹玲是从二楼连人带半块楼板摔下来,摔醒的。

    跟着两人摔下来的,还有记录着数据的那个电脑,那些资料则漫天飞舞的到处都是。

    谈文砸在邹玲身上,邹玲砸在米丽身上,三个滚成一团,谈文头晕眼花中,看到电脑先高高飞起,再直直落下,一声尖叫,冲着电脑冲过去。

    电脑里的数据太重要了!

    电脑落下的地方,正罡风横扫、杀意四溢,盛夏一声唉,飞扑出去挡在谈文和电脑前面。

    横溢而出的罡风和杀意直直砸向盛夏后背,卫桓一声惨吼,客厅里瞬间风平浪静,卫桓扑过去抱起盛夏。

    盛夏被这一记冲击砸的难受极了,被卫桓抱起,迎着卫桓惊恐的目光,哇一声哭出来,一头扑进卫桓怀里,哭的撕心裂肺,“阿语,疼,阿语……”

    卫桓浑身僵直,片刻,泪水落下,却又笑起来,“阿叶,你想起来了?你知道我是谁了?你没事吧?别动,让我看看。”

    盛夏只觉得满腔满腹,扑天盖地的全是委屈,揪着卫桓的衣服,头抵在他胸前,只顾惊天动地的哭。

    谈文被那道罡风扫到了一丝,头发被扫掉一片,一道不算浅的伤口横过头皮,满头满脸的血。

    米丽听到盛夏惊天动地的哭,一口气松下来,赶紧爬过去看谈文的伤。

    姑娘这哭声,中气足着呢,她不用担心。

    老常昏头涨脑冲进来,站着呆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姑娘没事儿,老米也没事儿。

    周凯连滚带爬冲进去,“邹玲!邹玲呢!邹玲!”

    “我在这儿。”邹玲一条腿疼的抬不起来,往旁边挪了挪,吸着气答道。

    曲灵踢向那缕红色杀意的腿扭曲成了麻花,一条胳膊只剩半条,坐在地上吸着气,等着卫老板腾出手给她把胳膊腿装回去。

    小火还在昏睡不醒。

    盛夏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反正最后,她总算觉得委屈少点了,抽泣着哭声渐止,两只手还是揪着卫桓的衣服不放,仰起头,泪水婆娑的看着卫桓。

    “你想起来了?”卫桓给盛夏擦了擦眼泪,微微屏气问道。

    盛夏摇头,“没想起来什么,就是,我喜欢你,爱你,我……”盛夏眼泪又涌出来,她没想起来什么,她只知道,他是她的爱人,他是她最喜欢最依恋最想念最离不开的爱人。

    “我也是。”卫桓搂着盛夏,将她的头按在胸前,一颗心软的水一般。

    盛夏总算哭好了,只觉得鼻塞眼疼,心里却很清透。

    “你哭好了?谈小姐得去趟医院,伤口得缝,邹玲也得去医院看看,她这腿好象断了,还有曲灵,你看看,离死不远了,还有小火,还有气。”周凯见盛夏总算从卫桓怀里坐直了,赶紧道。

    邹玲疼的一身一身的汗,他早急坏了。

    “没事,有我。”迎着盛夏的目光,卫桓忙笑道。

    盛夏站起来,卫桓先提起曲灵,连拍带抖,再往她嘴里塞了粒不算小的药丸子,曲灵先是疼的不停的吸气,又被噎的不停的伸脖子。

    卫桓不知道从哪儿摸了只小小的白玉瓶,扔给米丽,示意谈文,“给她涂在伤口上。”扫了眼邹玲,“她的腿没事儿,疼几天就好了。”

    “啊?”周凯听到句疼几天就好了,眉毛都扬起来了,“她疼的汗都出来了。”

    “药要是多了,往她腿上抹一点。”卫桓心情极好,吩咐了米丽一句。

    米丽刚刚解开包在谈文头上的布,布一解开,伤口立刻涌出鲜血,米丽示意老常擦着涌出的鲜血,将白玉瓶里莹光流动的不知道什么,小心翼翼的倒在伤口上,用手指抹匀。

    谈文头上的伤口,随着流光迅速愈合,周凯看的目瞪口呆。

    长长的伤口抹完,瓶子里还有一点点,米丽倒在邹玲腿上,再尽量抹的面积大些。

    卫桓和盛夏并肩站着,看着米丽把瓶子倒了又倒,倒了个干净,抬手收回白玉瓶,微微欠身和盛夏道:“咱们到外地,我有话跟你说,正好,让她们把这里收拾收拾。”

    “小火?”盛夏看着蜷成一团,死了一般的小火。

    “她没事。咱们出去说。把这里收拾收拾。”卫桓牵着盛夏的手,点着米丽吩咐道。

本站推荐:重生之都市仙尊万古神帝一号红人灵剑尊神秘老公有点坏都市沉浮许你浮生若梦仙武帝尊最强狂兵上门女婿

妖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客居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妖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