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www.shukeju.net,最快更新南宋异闻录最新章节!

    第008章 单枪独马

    现如今的建康(南京)城,乃是大宋的行都。而临安(杭州),则是大宋的行在。国都呢?国都始终是汴梁,北方落入他人之手,朝廷被迫南迁,但并未另立国都,他们还是希望能打回去的。

    只是冷兵器时代,武力强大与否,有时候与你的经济发展、文明程度并没多大关系,先前人家正在势头儿上,他们就得先求稳,仓促南渡,哪可能即时发起反击,能守住能稳住就不错了。

    及至后来,更北方的统治者把贫穷的瘟疫统治到哪儿就带到了哪儿,江北破落,南富北穷,再加上人心思定。实际上,当皇帝的是想收回故土的,至于忌惮二圣归来,纯属后人臆语。

    这两位天子一个根本不想当皇帝,后来人家兵临城下,仓促传位,终得解脱。而另一个才当了一年皇帝,根本来不及培养自己的班底,就算有培养,也随着他们俩的被俘一起被俘了。

    康王南渡,另组的班底,谁怕这俩丧权辱国的家伙归来啊。再者,南宋存续一百五十多年,南北两宋加起来,比唐朝、明朝国运都长,就算赵构担心老爹和老哥回来,可那才几年的功夫?他们死了以后呢?后来的皇帝还担心什么呢?

    实在是外因、内因,诸多因素,已经无力回天。包括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事实:那就是士、民阶层,都不喜欢北伐,民间阻力很大,他们好好的日子过着,太平、富足,谁愿意起兵,真要把北方打回来,岂不是还得养活北方人?

    这些阻力看不见摸不着,可在各个方面却能发生实质的作用,皇帝想恢复昔日版图,谈何容易?不过这是后话了。自南渡以来,大宋“重文轻武”的局面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是改变了的,因为强敌的威胁可是就在面前。

    以建康府为例,这里的官员大多负有军事责任,而且战时会全部转向为军事服务。官府为了有效率,也做了诸多的改变。

    比如,建康府属于集中办公衙门,诸多高官都在一个地方,有事情好沟通,避免办事人员东奔西跑,各处请示。另一个,就是官员们哪怕是负责民政、司法的,也负有战事一近,立即转换职能的要求。

    建康府治座落在皇帝行宫的东南角,秦淮河的北面,安抚使、制置使、宣抚使、知府事、通判、总领、转运司、侍卫马军司等高级军政官员全都在这里办公。

    从中可以看出,通判这个官,在这诸多高级官员中排位着实不低,而建康府现在的通判,却是已经死了,死于一桩离奇命案,可以想见,这件事建康府该是何等重视。

    李公甫带着自己的人,押着人犯,来到了设厅。这设厅的前边乃是戒石亭,亭中一方戒石,上边刻着“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十六个大字,用以警示官员。

    设厅后边是清心堂,南面是仪门,以修廊相连。清心堂的后面是“忠实不欺之堂”。李公甫等人到了设厅就候在了那里,知府大老爷正在那里处理事情,他们得等上一阵儿。

    忠实不欺之堂,听起来有些长,不太像个堂号,可这就是南宋建康府府治官衙里的一处重要所在的名字。堂上,裘捕头、郑捕头、洛捕头,齐刷刷地站在堂前,正向居中而坐,面沉似水的知府老爷沈深禀报。

    郑捕头道:“大老爷,那杨瀚机警狡诈,早早地逃了。小人们如今已封了水旱两途,满城缉捕,大老爷放心,我们布置的早,他逃不掉的。”

    沈知府脸上似笑非笑,神气儿非常古怪。他伸出三根手指,淡淡地道:“三天,算上今天,我建康府水旱两路,只许严查三天,三天后,一切恢复正常。”

    裘捕头一听有些着急,急忙道:“大老爷,我建康百万人口,那厮藏遁民间,一时间哪里寻得?若给小的们十天半月的时间……”

    沈知府呵呵两声,淡淡笑道:“十天半月?那我建康百姓,该受到多少骚扰,民生岂不受了影响?”

    洛捕头道:“大老爷爱民如子,菩萨心肠。只是通判老爷被杀,这是何等大事,便让百姓们有几日不得自在,谁又敢生半名怨言?小的以为……”

    沈知府拂袖而起,洛捕头一见,急忙住口。

    沈知府绕过公案,跨到他们面前,笑吟吟地看着他们三个,很和气地问道:“你们也晓得通判遇害,是何等的大事。那么,就想抓个小小家丁来搪塞了事,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南宋异闻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客居只为原作者月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关并收藏南宋异闻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