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www.shukeju.net,最快更新南宋异闻录最新章节!

    第028章 拨雨撩云

    许宣一针扎下去,便抬眼向白素望去。白素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也正凝睇着他,见他望过来,白素依旧大大方方的把目光迎上去,不曾有丝毫的羞涩回避,许宣不禁看呆了。

    许宣呆了片刻,白素不禁抿唇儿一笑,柔声说道:“不瞒许先生,奴家也略通医理。这膻中气海之穴,与这肺腑的内伤应该并没什么关系呀,先生针炙此处,是什么医理啊?”

    许宣心头一跳,慌忙解释道:“啊~,恕罪,恕罪,在下一时慌乱,这……是我不慎扎错了穴道,惭愧,惭愧!”许宣一边说,一边急忙拔出银针,转而向下一移,扎在了白素的中庭穴上。

    白素嫣然一笑,只当他是因为靠得自己太近,有些心慌意乱,所以才扎错了针,心中不免小生几分得意。

    旁边小青看得一脸没好气的,却把气撒在了许宣身上,道:“你这位医者父母心最好专心一些,扎错了穴道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许宣一脸愧色,连连道歉。白素嗔道:“小青,人家许郎中好心援手,你怎可如此说话。”说完又对许宣歉然一笑,道:“我妹妹性情率直,说话不知轻重,先生莫要见怪。”

    许宣强笑着连说不妨事,心中却是啧啧称奇。膻中穴不比寻常穴道,此处若是中了针,痛楚感会较其他穴道尤其强烈些。

    他方才还用暗劲悄悄地捻了捻,有些人的体质弱些,还会因此产生作呕感,为何这白素姑娘却一脸淡定,全无反应?难道她们果真不是人类,而是什么精怪化身?若是那样的话,适用于人体经络的穴道,自然于她们而言也就不适用了。

    许宣胡思乱想着,却不敢再试了,毕竟人家已经说了,她也是通医理的。许宣认真施针完毕,便收针告辞。白素马上坐起身道:“先生妙手,奴家现在感觉已经舒适多了呢,不知先生下次用针是什么时间呀?”

    许宣一怔,他这次来只是为了一探究竟寻找的托辞,下次……还有下次么?许宣只好硬着头皮答道:“呃……那明日在下再来探望,看看情况再说,若是病况未再恶化,这由表及内的施针之术,便停了也不妨的。”

    白素微微有些失望,她倒不是喜欢被扎针,只是想找借口与这年轻后生接触罢了,偏生这人老实,不过唯因如此,白素更觉欢喜,便微笑点头道:“既如此,有劳先生了。”

    “姐姐坐着吧,我替你送送先生。”小青看不惯白素的花痴样儿,一把摁在她的肩头上,阻止了她站起来,自己则迎向许宣,正切断了两人的视线。

    高高的桅杆上,一个带着微笑少女面具的身影正静悄悄地站在上面,船体轻轻起伏,她却站在上边,稳稳的与夜色宛如一体,一身青色的衣裳,更是与夜色相隐,混然一色。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看着小青送那许姓郎中出舱门,目光又微微一转,看向陶景然的舱门,舱门儿开着,灯光正将杨瀚和陶景然推杯问盏的身影投在甲板上。鬼面人不禁伸出一只苍老的手,缓缓摸上了自己的白瓷少女面具。

    小青目送许宣走下楼梯后,忽然若有所觉,猛一转身,目光霍然投向那高高的桅杆,凭着她敏锐的目光,夜色下的一切也是如同白昼,可那桅杆上却是寂落无人,只有两只水鸟正敛翅落下。

    小青摇了摇头,只当自己是多疑了,转身便回了船舱,一进舱门,就见白素手托香腮,侧躺在榻上,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小青不禁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对白素再熟悉不过的她马上就知道,这位浪漫多情的文艺女青年,又开始浮想连翩了。

    小青忍不住走过去,没好气地在她额头弹了一指,嗔道:“一看见俊俏男子就发花痴,难道忘了曾经被男人伤得有多重?这世间男儿最是无情无义,你呀,一次次被男人害,偏生乐此不疲。”

    白素清醒过来,白了她一眼道:“情伤是伤,寂寞就不是伤么?寂寞伤更深啊!寂寞的伤,唯有爱情才能治愈。再说这世间男子也不都是薄情寡幸之人嘛,我只是不够幸运,还没遇上而已。小青啊……”

    白素坐起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南宋异闻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客居只为原作者月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关并收藏南宋异闻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