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www.shukeju.net,最快更新南宋异闻录最新章节!

    第65章 寻踪问路

    “船家……”杨瀚站在湖边,向一个梢公招手。这西湖上的梢公可没有打渔的,都是摆渡客人游湖赚钱,收入实比起早摸黑、冒着风浪打渔赚的还多。

    老梢公笑呵呵地把小船靠了岸,篙往水中一点,稳稳地立住,说道:“差官可是要游湖么?怎就你一人,浑家不曾同来么?”

    杨瀚笑道:“我不游湖,天天在湖边转悠,我都快转悠吐了。”

    老梢公呵呵大笑:“差官说话真是有趣儿,老汉上次听见别人这样说,还是一位秀才说他的浑家便是再如何妖娆,日子久了也……咳咳咳,差官有何事相询啊?”

    杨瀚道:“前两日就在这片地方,也有一个梢公摆渡客人,那人三十出头,个子不高,形容瘦削……”

    老梢公道:“我们这些人个子都不太高,身材都挺瘦削,大多三四十岁……”

    杨瀚看了看老梢公满脸的褶子,头发却是黑的,大多三四十岁?难道……杨瀚的语气便是一窒,又道:“对了,那人两夫妻都是撑船的,一个做梢公,一个做船娘。”

    老梢公悠然自得地点头:“没错,我们这些人大部分都是靠此为生的,不但夫妻如此,子女长大了基本也是操持这个营生。”

    杨瀚无奈,只好大声道:“那梢公的浑家在船上偷人,前两天被她男人捉个正着,闹出很大的动静。”杨瀚说着,心里好怕他再说出“没错,我们这些人大部分……”

    幸好那老梢公一脸恍然地叫道:“啊!原来你说的是汉强与他浑家小毛啊,你早说偷人的婆娘不就行了,喏,你往那边去,转过那片梅树林,看到那片屋舍了么,到了那里再问就是了,他们家就住那儿。”

    杨瀚按照老梢公的指点,七拐八绕的到了一片低矮的民居处。这里住的几乎都是船民,前边狭仄的一条小巷,几个小孩子正在巷子里玩泥巴,杨瀚向一个坐在门口缝衣裳的妇人问了一下,这才找到魏汉强的家。

    一到门口杨瀚便是一愣,门口倒着纸人纸马,上边还有踩过的痕迹,显得十分凌乱,房中还有争吵声传来。杨瀚急忙进门,原来那小毛娘子被丈夫捉个正着,没脸见人,半夜里偷偷上吊了。

    娘家人气不过,登门来闹事,魏汉强也不甘示弱,你家养的好女儿,不知廉耻,居然偷汉子,她自己没脸见人自尽而死,你们来闹些什么?昔日的亲家在那里大吵大闹,孩子吓得哇哇直哭,就这当口儿,杨瀚闯进来了。

    杨瀚一听那位妇人已经自尽,心中顿时就凉了。

    原来,临安府对神人降谕一事甚是重视,皇帝得了御史禀报后,也亲自表示了关注。临安府便下了悬赏,但凡有人破了此案,拿住装神弄鬼的元凶,赏钱三十贯,那可是半年的薪水啊!

    杨瀚不是餐风饮露的知了,他也要吃饭的,如果可能,当然也希望破了这案子。更何况,悬赏固然有,惩罚也有。推官老爷说了,每个月考核一次,案子不破,打捕头们每人十五大板。

    李捕头回来就说了,每十五天考察一次,找不到线索,每个捕快领十五大板。徐震、方平等六个正式的捕快立即把任务层层分解下去,对将近五十个帮闲规定:每五天考察一次,没有线索,每人打五大板。

    杨瀚就算不想领那赏钱,也不想每隔五天便挨五记板子,他想起那日偷奸的妇人所乘小船就在湖上,而据李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南宋异闻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客居只为原作者月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关并收藏南宋异闻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