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www.shukeju.net,最快更新南宋异闻录最新章节!

    第086章 节外生枝

    杨瀚本想着天一亮就去找钱小宝,眼见距天亮还有个把时辰,还可以小睡片刻,却没想到这一个盹儿就睡了过去。睡梦里,小青先是一个江湖骗子,骗得他倾家荡产,追啊追啊,眼见人家越跑越远,实在追不上了,急出满头大汗。

    可气急之下,却不是醒了过来,而是突然出现在一条小船上。河上有雾,他手中只有一杆竹篙,水深的够不着低儿,只拿一根竹篙当桨,根本划不动。

    他正划着,雾中突然出现一条长长的蟒蛇,一下子缠住了他,把他拖在水面上,直到钻进了一个黝黑的山洞,把他丢在地上。然后就听小青的声音叫着:“姐姐,晚餐有了。”

    然后就听白素的声音道:“你且把他放了血,丢进锅里焯一下,记得毛发薅光。我正切葱段儿呢,姜片儿一斤,够了吧?”

    接着小青的声音急切地道:“够了够了,黄酒、生抽、老抽、白糖都齐备着呢,只是全红烧了会不会腻啊,要不要留两条腿子生切了蘸芥茉尝尝。”

    杨瀚听得魂不附体,惊怒叫道:“你们两个妖怪好不残忍,就算进了你们的肚子,我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杨瀚说着,就在黑漆漆的洞穴中挣扎起来,随手抓起些东西就扔,就听“嗵嗵嗵”一通响,小青叫道:“漏了,漏了,锅子给他打漏了。”

    杨瀚一听大喜,锅子漏了,她们就无法炖了自己了,心中一喜,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就听“嗵嗵嗵”声依旧,把杨瀚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才发现自己正睡在房里,房门被人敲得嗵嗵直响。

    外边传来李小兮的声音:“杨大哥,你在家吧?一早不见你来吃早餐,你当时在家的。杨大哥,快起来啊,杨大哥……”

    “什么事啊?你等等,你等等啊,我先穿衣服……”

    杨瀚忙不迭爬起来,四处翻找着衣服。杨瀚睡觉是不穿衣服的,他睡觉的方式是号称最科学也最放松最舒适的睡眠方式:裸睡。

    这习惯是从他十五岁那年养成的,那时为了给母亲操办后事,房子也卖了,一无所有,他只能给人打零工糊口。有一段时间,他给一个制伞师傅当小徒,承蒙师父好心,得以睡在店里。师父睡在单人榻上,他就睡在店里的一个壁柜里。

    冬天还好,夏天那壁橱里边的闷热可想而知,褥子又是双层折了塞进去的,在上边翻个身都难,不脱光了一宿就得起一身痱子,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他开始裸睡。而这习惯一旦养成,自然就改不掉了。

    杨瀚手忙脚乱地穿好衣服,打开房门,李小兮一脸焦灼,一见他开门,登时喜道:“杨大哥,你果然在,小宝被人给抓走了,我们怎么办啊。”

    杨瀚大吃一惊,骇然道:“小宝被谁抓走了?他犯了什么事?”

    李小兮急道:“被他家里人啊,他家里来了个管事,带着好几个人,把他给抓走了!”

    杨瀚松了口气,道:“你这丫头,说话不清不楚的,吓我一跳。他自己家里人喊他回去,你大惊小怪的做什么。”

    小兮急道:“不是啊,是小宝临走时跟我说的,要我找杨大哥你去帮忙,说你主意多,一定要救他出苦海才是。”

    杨瀚疑惑地道:“找我帮忙?他能有什么事找我帮忙啊,他是钱家的长房长孙,将来的钱氏继承人,他被自家人找去能有什么事?我一个外人,帮得上什么忙。”

    小兮摇头道:“我也不晓得啊,反正他很害怕的样子,他被家里人带走前悄悄跟我说的,要我来找你帮忙。杨大哥,小宝一直把你当亲大哥的,你不能不管啊。”

    杨瀚为难道:“我不是不管啊,可是发生了什么,你都说不清楚,我要怎么管啊?”

    小兮道:“那我们去钱家?去了钱家不就知道了么!”

    “这个……小兮啊,钱家财大势大,在临安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算知府老爷登门,也得守钱家的规矩,咱们去了,只怕人家不点头,咱们连门都进不去。”

    “哎呀,那也要去了才知道嘛,咱们待在这里一味的猜测有什么用。杨大哥,小宝对你那么亲,一直把你当亲大哥对待来着,如今小宝有了事,杨大哥你却推三阻四的,你真是……”

    小兮姑娘脸上明显有些不高兴了。杨瀚在建康街道司做事的时候,曾经见过一户人家纠纷。一个老苍头儿贪财,嫁女儿向姑爷索要了很多聘礼,姑爷家境一般,有些东西就写了欠条赊欠着。

    临过门儿的时候,新娘子还提醒新郎别忘了欠自己父亲的债。等真过了门儿,第二天一早起了床,扎起围裙成了新郎家的主妇,就开始绞尽脑汁盘算着怎么帮男人赖亲爹的账了。

    小兮如今大抵是这种心理,既然已经与小宝渐渐情投意合,一颗芳心都放在了他的心上,眼见杨瀚不以为然的样子,心中自然就有些不快了。

    杨瀚被她幽怨的眼神儿一看,便有些吃不消了,忙道:“罢了罢了,你且等等,我去拿件东西就来。”

    杨瀚根本不相信钱家能把自己的长房长孙、未来继承人带回去能有什么危险,不过捱不过小兮一脸的幽怨,只好随她走一遭。

    杨瀚临睡之前,已经把那几卷画轴放回了包袱,这时一提包袱便出了门,与小兮急急赶向砖街巷钱园。

    由此到砖街巷,路程并不近,杨瀚雇了辆车子,二人坐在车上,由马夫驱车着,轻快地驰向钱府。

    车行路上,忽见对面有一辆马车迎面驶来,这是一辆由两匹马拉着的大车,马车行的很慢,看那两匹马背上的套索绷得笔直,显然甚是沉重。

    马车一路走来,土路上都辗出了深深的车辄印儿,可是看那车上,却只坐了三个人,除了赶车的人,只有一个穿着铜钱纹的员外袍,一个少年公子,两人相貌有五六分相似,貌似是父子。

    杨瀚见了便是心中一奇,这车是大板车,没有车厢车篷儿,貌似别无他物了,只载了两个人,怎么会这么重?两车错身而过,杨瀚还忍不住扭头多看了一眼。马车后边,跟着六七个壮汉,一看就是码头上扛活的力夫打扮。

    杨瀚也未多想,回过头来,瞧见小兮忧心忡忡的样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南宋异闻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客居只为原作者月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关并收藏南宋异闻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