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工业中华 > 第138章 意外和失算

第138章 意外和失算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大主宰盛唐风华银狐逆鳞

书客居 www.shukeju.net,最快更新工业中华最新章节!

    摧毁了蒸汽管后,“马库”号炮舰的动力立刻损失大半,船速飞快的降低到极限,面对着根本不可能跑出对方火炮射程的厄运,科尔纳上尉不得已选择在河滩上强行登陆,继续带着这艘失去动力的炮艇上就是等死的行为

    在搁浅后,船上的法国海军陆战队第七连的士兵纷纷跳下水,奔上河岸,不过这一段河滩显然成为了一道夺命生死线,炮台上的火炮一轮乱射后,河面上立刻飘起来几十具尸体,而科尔纳上尉也深受重伤。

    他酝酿的从陆地上的进攻,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致命的笑话,面对着对方全方位的火炮覆盖,试图以步兵从后面进攻……这简直和送死是同义词。

    另外两艘炮艇尽管因为火炮对上岸法军进行了炮击,而获得了短暂的休整时间,不过看到河滩上法军的悲惨景象,其中一艘炮舰试图接近河滩进行救援,结果不当心又搁浅在水中,这完全又造成了另一个悲剧,一个活脱脱送死的固定靶目标……

    炮台上的马陶对于法国人的愚蠢也有些嗔目结舌,这种便宜不拿那才是傻子,立刻8门对着这个固定靶一次性就倾泄了三轮的乱射,结果这船上的越南土著步兵3连竟然连跳水逃生的机会都没找到,就被炮弹和爆炸引发的浓浓的火焰所吞没。

    最后一艘炮舰,终于抓住了土著3连牺牲给他们争取的时间,毫不犹豫的掉头顺流而下,在几分钟内就逃出了炮台的射程。

    炮击一停止,从外面兵营里蜂拥而出的黑旗军左营就把河滩给围了个结结实实,早已被大炮炸的毫无斗志的法国人,连指挥官也彻底失去了指挥能力,很快在密集的枪声和炮台火炮的威胁下,非常明智的选择了投降

    不过河滩上的一幕,让马尾出身的马陶着实又震惊了一回,在清点了所有法国和越南土著俘虏后,杨著思的手下就毫不犹豫的举起了屠刀,所有的俘虏都和地上的尸体一样,变成了黑旗军手中的首级……

    身旁帮着装填炮弹的罗大个子看到马陶的奇怪表情,解释了一番,才知道这事黑旗军惯例的做法,刘永福大人的想法很简单,只有让来的法国人都死,才能增加那些后来法国人的恐惧,阻止他们继续来越北地区生事而事实上,法国人对付黑旗军也是一样的手段。

    这边的战果可谓十分辉煌,法国人被击沉两艘小炮艇,被俘一艘炮艇,斩杀法军近360人,当天晚上,消息就传递到了驻扎在福安的护**一营二哨的把总陈冬那里,那艘法国人的小炮艇被迅速拖走,而距离山西不过百多里北宁府的驻扎的清军庆字营对这场重要的炮战却至始至终一无所知。

    而这一次的炮台作战的战例也被详细记录下来,送到志灵要塞驻防的周瑞东桌上,这可是护**第一次利用炮台进行守卫战,而且取得了不错的战绩,可谓是非常有借鉴意义的一战。

    不过战斗中暴露出来的一些问题被迅速提上了议事日程,比如速射炮连续发射后,炮管过热,而炮台竟然没有足够的水源提供降温,而靠炮管自动降温,显然是大大影响战力的又比如,速射炮配置的炮架过于笨重,虽然可以移动,但是效率不高,需要进一步改进

    -------------------------

    光绪7年9月20日,马尾海运公司重金买通的丹麦大北电报公司职员杰克森秘密拍发了到福建马尾船政,山西炮战的胜果和海防城大屠杀的情况被留守的许寿山立刻送到了孙复手中。

    孙复进行润色后,立刻送呈到丁日昌手里,老丁对于护**取得的又一次胜利只是笑而不语,盘算了一下,先压下了这次的胜果,让孙复先把海防大屠杀的事情先电报发送到李中堂手中。

    消息传到天津卫,李中堂大人立刻约见了法国公使脱利古,要他解释一下,法**队为何在这个时候再次入侵大清藩属国越南港口海防,而且还大量屠杀当地的土著居民,当然,李中堂非常有策略性的同时邀请的天津的英国领事、德国领事。

    不过法国公使脱利古根本无意解释这次大屠杀事件,对于高傲的欧洲人,其他有人人种都是应该被殖民、被奴役和消灭的,同坐的英国人、德国人还不是和自己做着同样的买卖对于入侵海防,他倒是直言不讳的就立刻承认了,不过他那里的信息则明显不同于李中堂这一版本,法国人提出了几个理由,例如神马越南暴民先攻击法国租界、神马法国的探险队遭到越南匪徒的干扰之类

    同时脱利古对于清政府在越南驻军的行为表示了所谓的极大的担忧,若是执意扶持这个愚昧、落后的越南王小朝廷,法国将被迫与在越南的清军发生战争,希望李中堂大人慎重考虑这个问题

    他再次提出了中法谈判的…意见,一是清政府必须承认法国对越南的保护权,二是撤出在越南的驻军,三是对法国在越南和南海战事中损失进行赔偿,初步金额再次飙升到8000万两。

    这赔款已经超过大清国一年的收入,双方的谈判自然是不欢而散,通过脱利古的态度,李中堂自然意识到越南局面的急迫性,第二天,他就约见了英国领事,迫不及待的将早就得到的南洋水师与法国海军交战的战果公布了出来,同时征询英国在中法之战中的立场。

    显然英国人对于这个消息多少有些怀疑,清国海军的状况他们是清楚的很的,除了南洋水师有一艘二等铁甲舰外,其他的战舰都十分落伍,此外,北洋订购的最新型的两艘英国制造的轻型巡洋舰,正在随同新编入英国远东海军的舰队赶往中国。

    但是总体上来说,英国远东舰队的军官早就做出过判断,在海洋上,清政府的南洋水师、北洋水师都是完败的结果……

    虽然远东的稳定显然更利于大英帝国的掠夺性的商业体系,但是对于法国人挑起对庞大的清帝国的挑战,无论如何都是一个英国人乐见的结果,若是清帝国胜利了,还能打击一下法国人,若是法国人胜利了,这对于日不过帝国,何尝不是一个好的信号

    因此,英国领事委婉的表示,立刻请示威妥玛爵士,大英帝国一定会全力支持大清国,在这场战争中,英国会保持绝对的中立,同时敦促双方进行和平谈判来解决争端。

    英国人的表态,让李中堂似乎又找到了一些外交解决争端的迹象,他再次致电自己的老朋友、英国人上海海关税务司赫德,请他代为斡旋,通过英国公使向法国人施加一些压力,促成法国人尽快谈判。

    而远在越南北宁府驻扎的吴长庆也很快收到了来自天津卫的急电,严令轻启战端,只需固守北宁、河内、山西要冲,不过这所谓急电也是从广西境内快马在送来的,距离李中堂与法国人谈判失败已经是5天后的事情了……

    李中堂这边公布的中法第三次海上冲突的战果,立刻在北京的朝堂上掀起了一阵热议,现在清流一党关于增兵越南的折子都快把军机处给淹没了,当然反对出兵也大有人在,不过在清流名士的口诛笔伐之中,各个都给骂的狗血喷头、抬不起头来

    而恭亲王奕和李鸿藻一早就进宫面见皇帝,6岁的小皇帝此时端坐在中和殿的皇位之上,神态威严,不过这姿势保持了也不过一盏茶功夫就有些按捺不住,而下首坐着半个屁股的奕和李鸿藻此时微微低着头正在禀告这最近的要事。

    当然,上位的听者自然不是六岁的娃娃光绪,而是他王座后面垂帘之内的慈禧太后。

    奕先头说的自然是各省上报的秋粮收成等事务,今年大清国内也算是风调雨顺,也没什么大灾,不过各省上报的秋粮中,欠收达四成三,平手五成一,丰收仅有半成多点不过总体来说,大清国的财政收入却依旧保持着稳步的增长。

    沿海口岸的税收是大清国现在最大的财源之一,这一点上,海关税务司赫德倒是功不可没,这个英国人发迹于中国,虽然历史教科书上对此人的评价一向是负面的,不过对于大清王朝高高在上的朝廷来说,这位英国人确实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

    大清财政收入的4成来自于海关税收,虽然赫德领取着清政府给予的高官厚禄,而且在这个并非他祖国的东方大国享有巨大的影响力,但是,在这个英国人领导下的海关税务司,却有着整个大清官场不可能存在的高效率和廉洁,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极大的讽刺。

    小娃娃光绪皇帝自然对此毫无评论,帘子后面传来慈禧一成不变的语调:“恭亲王辛苦了,近日越南之事可有什么进展,李中堂和那法国人谈妥了没有?”

    “太后,李中堂昨日来电,法国人还是一般的傲慢,竟然狮子大开口,要我大清赔偿法国在越南的损失他正在请英国公使斡旋,希望法国人能知难而退”

    “岂有此理,法国人真是太无理了,咱们大清不是在越南囤了几万兵了嘛?难道就打不过他们?”听说又要大清赔款子,中年妇女慈禧现在显然有些更年期,当时语调就有些怒气了慈安太后挂了,她再也没有了对手,现在只关心两件事,银子和面子,现在法国人既不给面子,还想要银子,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行的

    李鸿藻一看时机到了,忙躬身行礼,说道:“禀告太后,闽浙总督张佩纶传来捷报,南洋水师在越南巡视时,与法国海军大战,击沉一艘法国巡洋舰,迫降两艘,俘敌400余人,可见法国人的战力也未必如何的厉害,现在我们大清也有洋枪洋炮,可不用怕这些泰西人了”

    这事情的奏报,恭亲王和李鸿藻可是仔细商议过的,有闽浙总督张佩纶奏报最为合适,这事情上可不能在让李中堂得了好出去,宁愿扶持一下清流干将中的新锐。

    听到这个捷报,垂帘之后的慈禧安静了一下,似乎心情又好了许多,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这张佩纶倒也是能文能武啊,当初李鸿藻你推荐他,倒也没推荐错,看起来他在福建干的不错,这次就给赏个黄马褂吧这有战功之人一并由军机处拟文呈报”

    对于这总督、巡抚的分工,慈禧可没兴趣去一一牢记,这下可好,把功劳都挂在张佩纶脑袋上了,不过这事情上恭亲王和李鸿藻可不敢随意隐瞒,这其中涉及的利益集团太多,谁把这事捅破了,大伙儿可都吃不了兜着走。

    李鸿藻忙起身解释道:“太后,这南洋水师驻防福州,张总督虽然运筹有功,但是这直属管辖确是福建巡抚丁日昌,此外还需听调南洋大臣刘坤一……”

    “哦……那就一并赏了黄马甲吧”慈禧这会儿心情不错,倒也满口允下,反正这黄马甲只是个荣耀,而这三位督抚也不缺这么件马甲,显示下朝廷的恩荣就是了

    这赏黄马甲倒是见意外之事,李鸿藻忙接着说他要禀告的事情,“太后,张总督也递上奏折,越南的战事已经迫在眉睫,但是我朝大军在越南各自为战,恐不利于战事,请朝廷早做决断,派能战之将与法国人开战”

    “此事,你们军机处不是已经递上来折子了嘛,张之洞不是举荐广西太平知府徐延旭嘛,徐知府能一战擒获黄旗军匪首,定然是沉稳的老臣,我看就让他任广西布政使,辖制桂军、粤军、黔军在越南迎敌淮军不是也有大军在嘛,两路勇将,这还能怕了法国人”

    慈禧此言一出,两位军机大臣自然知道这决定一定是这老女人考虑过后作出的,舍秦铠而选徐延旭,他们也不敢提出什么异议,躬身行礼,起身退出中和殿李鸿藻此番也受了张佩纶的托付,准备为秦铠说上两句的,正琢磨着找机会呢,不料这变化飞快,太后竟然已经下了定论

    两人出了门,相视一笑,这太后的心思可太难捉摸了看来徐延旭的年龄更让太后决定稳妥,这个快60的老头倒是一下子就发迹了

    看到两个唠叨的老头走后,太后也准备摆驾回宫,六岁的光绪琢磨着终于可以休息了,这时候,宫外匆匆走来一个四十来岁的太监,在大殿前看到两位军机大臣,倒也客客气气的远远行了个礼,然后匆匆进来中和殿。

    这位可是太后面前红得发紫的大太监李莲英,但是与外面传闻完全不同的是,尽管这位在慈禧面前红得发紫,但是这些大臣和宫女们看到的,却是一个平日里斯文、温和的中年太监,在这深宫之内,老佛爷慈禧才是真正的天,而这位大太监正是宫中最然慈禧信任的人之一。

    看到李莲英满脸笑容的进来,慈禧也停下摆驾的步子,“莲英,你这是带什么好消息了,笑得这么开心”

    “太后吉祥我刚从外面打听都一些个消息,琢磨着太后一定关心的,所以赶忙回来了,”李莲英早已快步上前,磕头行礼完毕才把手里的东西亲自送到慈禧面前。

    慈禧自然用不着亲自去接,指了指李莲英手上的那沓子东西问道:“莲英,这是什么,你就直接说给我听吧”

    “喳”李莲英展开手中的东西,却是一份《福建新报》……

    随着最新版的《福建新报》送递京城,除了带来爆炸性的海战大捷的消息,上面还配发了法国俘虏的大幅照片,看着这些原本趾高气昂的西洋兵,现在变身囚徒的窝囊样,一时间这消息成为了京师官员们热议的消息,而京城茶楼馆舍里的各旗子弟、闲居百姓一时间都谈论起这法国人的败仗,而秦铠这名字,第一次引起了宫内那位老女人的注意,毕竟这名字前几日对她而言还是第一次注意到。

    但是这还仅仅是第一波消息,隔了两天,军机处再次收到丁日昌报功的折子,而这一次获胜的军队名字却让很多人摸不着头脑——越南护**。就是军机处里,也只有恭亲王才知道这档子事情,这是北洋大臣李中堂奏报朝廷要的名义,训练藩属国的士兵来对抗法国人进攻

    这原本就是一档子毫无可行性的方案,既然中堂大人想办,也不要朝廷出钱,哪有不允的道理,没想到这么一支废柴士兵,竟然也在越南山西打了打胜仗斩杀法军300余,这首级听说也都送到了广宁府庆字营中了,而负责这支军队训练的,竟然也是那位福建布政使秦铠。

    这下子朝中清流们似乎找到了一个克敌制胜的法宝,加上陈宝琛几个早接到了张佩纶的电报,一起推波助澜,一时间秦铠知兵善战的名声竟然风声鹤起,但是,朝廷的旨意已经确定下来了,任命徐延旭的公文都盖印生效了,军机处只得将这些折子再次送往宫内。

    朝廷中的纷纷扰扰,此时已经在海上漂泊了数天的秦铠自然全然不知晓,他知晓的只是面前一张海图上不断延伸的航线,一开始随行的还有马尾海运的战舰“澄庆”号、“超武”号,以及多达六艘的马尾海运公司的货船。

    等出了马尾港,这次的航线却是大海对岸的台湾,在基隆港外,一艘式样奇特的大型船只加入了队列,对于这艘战舰的来历,只有秦铠和吕翰知晓,奇特人都神色奇怪的看着那艘大船

    是無~錯/小/说/网

本站推荐:神医凰后神医嫡女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邪王追妻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毒妃在上,邪王在下明朝败家子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农女殊色

工业中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客居只为原作者雪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漂并收藏工业中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