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工业中华 > 第222章 亮出咱的底牌

第222章 亮出咱的底牌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大主宰盛唐风华银狐逆鳞

书客居 www.shukeju.net,最快更新工业中华最新章节!

    “英国商船?”许寿山也是十分惊讶,昨天情报可是打探的清清楚楚,整支船队都是法国船,今天怎么就莫名冒出来两条英国船,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下,岂能容许有任何的意外,他一拍桌子,“全部抓了,船只全部运往苏禄奎松港,打扫下战场,务必不留一张嘴巴”

    一个时辰后,普罗岛重新恢复了平静,海面上除了偶尔有几分海船的残木外,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出这里之前的激烈炮战和大规模的海上拦截,而那支今日清晨从新加坡港出发的法国船队……俨然已经人间蒸发。

    法国船队失踪的消息,直到6天后才引起了西贡法国交趾支那远东舰队指挥官米勒少将的注意,因为新加坡领事馆几天前就发来电报,确认这支运输大批军用物资和补给的船队已经于10月7日路过当地。

    现在已经到了10月13日,从新加坡就算是爬也早就应该爬到西贡了,派出去巡逻时的船队根本没碰到过船队,甚至几艘已经到达西贡港的英国商船都晚于船队离开新加坡对此……唯一的解释,很显然,船队出事情了

    联想到最近在新加坡以北地区发生多次法国商船失踪事件,米勒少将立刻意识到,这不会是巧合或者自然原因造成的,若是把责任推到海盗身上,那绝对是无脑混蛋的做法,要知道,为船队护航的装甲巡洋舰即便是在远东,也是极为强大的海上堡垒,别说是海盗……就算是碰到南洋水师的战舰,也未必落下风,那可是共和国今年刚下水的新式战舰

    等他把舰队参谋肖恩上校找来讨论此事的时候,这个50岁的法国老男人竟然第一个反应就是认为这支船队一定是被中国人消灭了

    肖恩的理论依据也很简单,在与中国人开战之前的大半年中,仅仅发生过两起法国商船的沉船事件,最后都被确认是船只意外触礁沉没,而自从8月起与中国人开战之后,这船只失踪事件已经是连续发生,这次更是爆发了如此惊天大事件

    肖恩上校提出来的意见是,立刻派出调查舰队到最有可能出事的普罗岛附近进行调查,同时照会英国人,动用外交关系请他们协助调查,务必找出幕后的真相,必要是采取有效的反击措施,决不能像现在这样给人后面打闷棍。

    同时,应该派出舰队立刻对新加坡到交趾支那港口的法国船队进行护航,确保军用物资的安全……还没等米勒下定决心,从总督卢眉那里送来的失踪船队资料,直接让米勒差一点气得暴走

    这支失踪船队运送的几乎都是交趾支那越北战事的军事物资,其中最大的两宗军火是1878后装步枪8000支、各式野战火炮30门、炮弹近五千发,还有就是前线需求量最大的各类药品、子弹、帐篷、军服等重要物资。

    而现在,这么一直庞大的船队,竟然在东南亚的海面上莫名其妙的失踪了,虽然至今毫无有价值的线索,但是绝对是有着非常可疑的对象,米勒少将看了看参谋肖恩,这法国老男人的猜测与他不谋而合。

    但是,外交意义的上的推测是完全没有作用的,现在甚至都拿不出一点点小小的证据来佐证自己的猜想,但是这根本不是阻止他行动的理由,他来到海图前仔细的查看起来,普罗岛只是海上的几粒芝麻而已。

    从普罗岛向北到西贡的航线长达一千三百多公里,而向东600公里就是英属婆罗洲公司的驻地,向北200公里也是英属海峡殖民地,在这里袭击法国商船的话,势必在周围拥有一个据点,自己的假想敌中国人自然不可能从广州出发绕行五六千公里来这么次袭击。

    事实上,这并不是一次性的袭击,至今已经有了四次,那周围的港口必定会有一些蛛丝马迹他与肖恩上校交换了一下意见,立刻决定派出一支舰队进行西贡到新加坡航线的巡航,同时伺机调查失踪事件。

    10月日,一封看似寻常的电报拍发到奥隆阿波的马尾海运分公司,随后再次转发到广州,内容完全是一些非常无聊的话题,而且是英文消息,“叔叔今日就出发,随行的有你的三个表弟、两个表妹”

    很快这份电报又被原样转发到了广州,当秦铠拿到这份电报时,这份电报已经被翻译成如下的内容,“10月日,法国舰队出海驶往新加坡,舰队组成,1艘重型铁甲舰、3艘装甲巡洋舰、2艘铁胁木壳巡洋舰”

    秦铠微微一笑,许玉珊在南洋的动静实在是搞的大了点,原本计划中,广州舰队在新加坡一带敲掉一些法国商船和战舰后,制造海盗猖獗的迹象,借机吸引越南法国远东舰队的吸引力,找机会零敲碎打,搞掉法国舰队的一些战力。

    没想到竟然碰上这么一大票的法国船队,而且还有一艘法国新型装甲巡洋舰,许寿山自然不会让到嘴边的肥肉给溜了,当然就纠结了几乎所有的实力在普罗岛搞了这么一大票,不过这也完全打乱了之后的计划。

    经过这么一搅合,现在广州舰队在想要隐瞒实力,显然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秦铠除了发电报到奥隆阿波提醒许寿山外,并没有作出指令性的决定,既然许寿山有胃口吃,他自然举双手赞成,只有把法国人打痛了,才能把西贡的法国人调动起来。

    事实上,法国人确实是动了,6艘战舰组成的舰队,这规模已经达到了法国远东舰队的三分之一,他举着电报来到海图之前,陷入了沉思。

    他对于越南战局的插手,使得历史正在悄悄的改变,而且是确确实实的改变,他这个事后诸葛亮,按照历史进程进行的仔细布置,现在看起来却有被历史戏耍的嫌疑。

    从河内和永安前线传回来的消息,除了他为了保存实力撤走五协刘永福部导致的山西陷落外,其他方面却发生了奇怪的变化。

    吴长庆入驻河内后,雷厉风行的控制了几个和法国人眉来眼去的越南官员,从另外一些和护**关系密切的官员那里透出来的消息,吴长庆已经完全收编了城中的越南土著兵马,这些兵马被编入了庆字军,作为民夫的补充力量,毕竟这些人怎么着都比越南民夫更孔武有力。

    此外桂军提督何邦被吴长庆请去喝了次酒,回来后,桂军的也玩了命了开始在城西构筑阵地,据说,吴长庆已经明言,若是河内之战桂军再发生阵前溃散的情况,他以项上人头担保,参倒桂系的军将。

    面对大清国内最强大的淮军的压力,何邦原本边打边跑的想法被彻底堵死了,毕竟这东线战事的统帅可是吴长庆,真的要是阵前斩将,那也是没人能拦得住的。

    而驻守在南门的粤军吴奎的兵马,吴长庆亲自带人送去刚刚2000杆新式快枪,算是对粤军之前在战斗中表现的肯定,虽然吴奎所属的湘军系,和淮军不对头,但是在共同的敌人面前双方自然选择了同仇敌忾。

    而周瑞东现在也因为吴长庆的一道命令陷入了一定的被动之中,五日前,吴长庆派人送来将令,掉护**增援河内毕竟整个越北东线的指挥权名义上还是属于吴长庆,对这命令,只有选择接受,而不可能进行拒绝。

    周瑞东并没有调动已在陆儿庄进行全面防守的刘永福部,而是急令梁刚的三营700人渡过红河,在庆字军构筑在河东岸的炮台附近构筑工事,投入防守,毕竟只要炮台守住,那法国人就无法越过河内进一步威胁下游,这也符合教官的大战略。

    而第一支援军,就在数天之前出现在志灵要塞,周瑞东也露出难得笑脸,来迎接领军的第二协参将章奎,这位同窗好友已经足足有大半年没见过面了,不过章奎确实看起来日益有小白脸的趋势。

    他还穿着一套式样古怪的衣服,若是有穿越人士看到,肯定会觉得这衣服倒是与解放战争时期的军服比较相似,章奎在看到秦铠设计的、准备给日后军队穿着的军服后,立刻就把这衣服让防城的成衣厂给加工出来了。

    “章奎,老师派你在海防练兵,可没让你在那边休养啊,看你这模样,完全不像天天操练的样子啊”周瑞东一本正经的提出了他的质疑,穿了这玩意的章奎,要是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一下,人模狗样无疑是最贴切的了。

    章奎哈哈一笑,完全不屑与分辩,对于自己这位挚友,兄弟间的感情是无需用虚情假意来维系的,“切瑞东,你就别嫉妒我了,别看你在学堂里那是超级酷哥,不过咱可是有名的晒不黑,哎……真是没办法啊”

    “你小子,还是这臭德行”周瑞东哈哈一笑,两人并肩走入河岸边这座庞大的要塞,这下子,就连一项挑剔的章奎也对这座要塞的巨大工程表示了自己的感叹。

    登上架设在山顶的大炮掩体,前方求江、青江、太平江交汇的地方,江面开阔,而志灵要塞的重炮指向正前方,在这一年多时间里,这里高高低低的炮位上已经构筑了一面多达40门大炮的立体火力,可以这么说,任何意图从要塞面前通过的敌人,都需要得到这些炮弹的首肯才行,否则绝无可能。

    “瑞东,你怎么造起来这么一座大家伙的,太他吗滴神奇了这些大家伙怎么弄到这么高的地方,而且还安装了可以大幅度转角的设备”

    周瑞东微微一笑,完全没有回答章奎这些无聊问题的意思,只是指了指左前方、太平江以南的地方,“河内的战局还很微妙,庆字军可比我们上次敲打的鼎字军强大不少,要分出胜负,可以还有些时间,你觉得什么时候能进行决战?”

    章奎翻阅着手中一沓子从河内送来的战报,双方的战事至今没有任何停战的征兆,每天双方都在反复冲击着对方的工事,城北中心的庆字军主阵地已经反复争夺过了多次,不过从战况里看来,除了庆字军阵地能够反复争夺外,两侧的桂军、粤军阵地都有多处被法军占领。

    前线情报官员发回来的消息判断,主要是庆字军换装后,超过9成的军队都装备了的步枪,而且还有格林炮等重武器,而桂军也有近四成的火器装备,但是让人不解的是,桂军统帅、那位广西巡抚徐延旭大人以他精明想象力发现了一个战斗秘诀,并非常聪明的付诸实施。

    他在观察了法军武器和清军武器后,非常英明的断言,法国人的后装单发步枪弹丸小,威力差,而在清军中才有的中国式土制武器“抬枪”正好克制法国人法国人一枪只能发射一颗弹丸,而抬枪一枪能发射数十枚铅丸,完完全全是以一当十的效果。

    所以他在战前大批量采购国内制作的各式抬枪,桂军每营500人,装备的前装步枪不足100,此外还有差不多数量的鸟铳等老爷货色,却装备了50杆抬枪,这玩意摆弄起来要四五号人,打起来更是惊天动地,只是这威力、准头和他的动静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这连战连败也是算是情有可原,有这么位在500里外遥控指挥的大佬,也真是桩倒霉蛋的活。

    章奎看了一会儿才砸吧砸吧嘴巴,嘀咕了句,“瑞东,我感觉很快吧,我出来的时候老师来电报了,许寿山、吕翰都出去了,他们一定有什么大行动,虽然我想不到具体的内容,不过,我相信很快,法国人很快就会嗷嗷叫了”

    说道这里,章奎摇摇头,若有所思而后又哈哈一笑,“这事我们瞎操什么心,我总是感觉信心满满的,也不知道为啥”

    两人对望一眼,都是笑而不语,确实是如此,尽管护**成军时间并不算长,但是完全不同于这时代的训练、严明的军纪、那些完全傲视对手的武器、以及这些团结一心的核心团体都让他们无比坚定自己的步伐,而且跟随老师走下去,永远都能在手中握着出人意料的底牌,这感觉太牛啦

    -------------

    黑夜之中,南海之上,一支舰队踏着月光静静的航行着,他们的桅杆上并未悬挂任何的旗帜,一路上除了悄悄进入苏比克湾稍稍补给外,始终在沉默的航行中。

    吕翰站在舰桥里,静静地望着远处海面上的一轮明月,身后几个军官正在紧张的测绘着地图,每当出现任何一处参照标志,都立刻进行校正误差,他们必须严格计算行程,在计划的时刻赶到计划的地点。

    一名军官凑到吕翰身边镇定的报告:“将军,前方601舰发来灯光信号,已经和情报司的人接上头了”

    “哦法国人有动静嘛?”

    “下午情报司的人出来的时候,观测到的消息,6个目标在港内,此外还有4个后备目标”

    “很好,走吧,我们去为这些兄弟们壮行”吕翰点点头,脸色平静的带头走出来舰桥,今夜大海上风平浪静,不过此时,每一个跟随在吕翰身后的军官却一点都平静不下来,时隔一年,他们再次来到这个法国人在远东最大的据点

    “天枰”号商船是马尾海运公司在去年年底新购置的1600吨的货船,这艘名不见经传的小船,今日之后注定要青史留名……

    船舱里此时却早已热火朝天,一群身穿黑色橡胶衣服、背负着一个铁瓶的士兵正在进行最后的动员,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正在逐个检查,不时替他们扶正一下身上的装备。

    他是来自南洋水师的军官苗峰,也是这支40人蛙人队的指挥官,船舱里四五盏油灯照的里面灯火通明,不过几分钟,他已经完成了检查,立刻快速的下达起命令,“1组、刘绍”

    “到”下面一个个子不高显得有些个横向发展的军官大声应道。

    “你们小组是前哨,务必完成可能需要的清理任务推进l-1型重磅水下炸弹,目标相机而定,首选铁甲舰,分散进攻后20分钟内完成准备”

    “明白”刘绍啪的一声行了个军礼,接下命令。

    “二组,王寒”

    “到”另一个举止有些书生气的、却面皮黝黑的瘦高个立刻响亮的应道。

    “你们第二分队,推进l—iii型轻型水下炸弹,负责针对巡洋舰的攻击,目标相机而定”

    “明白”

    “……”

    命令有条不紊的下达着,这时候舱门一开,吕翰走了进来,他并没有打断苗峰的话题,做了手势示意苗峰继续,他在旁边默默地看着这些身着这身奇怪一副的士兵们。

    这支士兵都来自于南洋水师的海军陆战队,都是有战斗经验的军中好手组成,体能过硬、素质更是精良,悄悄在基地里训练了近4个月,而马尾火炮局也特地制作了一批供蛙人士兵使用的炸弹。

    为了设想中的这次战斗,他们在马尾港演习了不下二十次,几乎考虑了各种能想象到的特殊情况,不断的在演习中提高作战素质,因为这完全是一种即便书本上也未提到过的新的作战兵种,只有通过自我锻炼来提升战力

    今夜,就是亮出底牌的时刻了……想到这里,吕翰嘴角微微上扬,心中一个念头闪过

    法国人,会有什么反应呢

    是無~錯/小/说/网

本站推荐:神医凰后神医嫡女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邪王追妻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毒妃在上,邪王在下明朝败家子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农女殊色

工业中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客居只为原作者雪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漂并收藏工业中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