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工业中华 > 第454章 炮火焚城

第454章 炮火焚城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大主宰盛唐风华银狐逆鳞

书客居 www.shukeju.net,最快更新工业中华最新章节!

    “中将大人,我看有必要暂时取消滨海征兵的命令,同时让赶到海参威集结的士兵尽快返回原驻地,否则,一旦冬季的暴雪来临,海参威还能靠着不冻港的优势维持补给,而其他城市缺乏粮食和煤炭的库存,到时候恐怕会引发骚乱!”马克西姆也已经明白了目前滨海最大困难,不合时宜的征兵令将在寒冬来临之际彻底摧毁滨海地区。

    “现在再做这个决定……已经太晚了,”穆拉维约夫中将愣愣的坐在书桌旁无奈的说道,“沙皇陛下已经批准了集结兵力在冬季之前增援布列亚城的计划,必须在冬季来临之前向布列亚派遣援军,否则来年发起进攻大计划根本无从实施。”

    马克西姆听了也是一愣,他也根本没想到这一次沙皇作出的计划如此雷厉风行,还有最多一个月的时间北方就可能遭遇第一场大雪,到时候,所有的交通将变得务必艰难,根本不可能进行任何的军事行动……

    “中将大人,你在拍发给彼得堡的电报里难道没有要求取消作战计划嘛?”

    “我提了,问题是,若是沙皇陛下没有批准远东的和平计划,而是继续选择与清国作战,若是取消了征兵令,那将是违抗沙皇陛下命令的重罪,所以,征兵令不可能立刻取消……”穆拉维约夫中将考虑了片刻,“传令,将阿尔乔姆囤积的粮食向阿穆尔城运输,在那里建立新的供给点,应对北方冬季可能出现的粮荒……让海军的运输船去,反正他们也没有作战能力!”

    两人围着地图商议了一晚,直到东方的晨曦隐隐可见,参谋长马克西姆这才匆匆告辞,穆拉维约夫中将这会儿不知为何却毫无睡意,站到窗前远眺了一会儿,仔细琢磨了一下滨海的战局,虽然有些不踏实,但是三座坚实的炮台还是给了他十足的信心,这才去小睡片刻。

    谁知才睡下感觉也就片刻时间,他紧绷的神经忽然就被一声剧烈的爆炸声惊醒了,穆拉维约夫中将猛的跳了起来,难道自己在梦中也能梦到炮弹的爆炸?这时候外面近卫队匆匆的跑动声音让他意识到,这炮声绝对是真实存在的。

    “报告中将大人,中国人炮击海参威城!”门外传来副官紧张的报告声。

    从屋内几乎是冲出来的穆拉维约夫中将爬到瞭望哨向副官所指的方向看去,却是海参威城东面的山坡上,海参威要塞建立在深入大海的半岛上,东面是一片百多米高的低矮岩石山体,西面就是海参威港,而南方是外岛,外岛上建有要塞和炮台,外岛与海参威之间的航道也有炮台严密封锁,可谓是处处设防,牢不可破。

    “看到哪里开炮了嘛?”炮弹的落点竟然莫名其妙的击中要塞后面的石头山坡,相比占地面积大得多的海参威城,要击中山坡的难度显然要更高一些……难道一夜之间,中国人的炮术就退化了嘛!

    话音未落,“轰”的一声沉闷的开炮声从东面远远地飘来,若隐若现,几不可闻……

    “中将……是山背后面!中国人从山背后面开炮……”一旁的副官结结巴巴的惊呼道。

    看着惊慌失措的部下,穆拉维约夫中将心中也是充满了惊讶,中国人想干的事情,这会儿再不明白那可真变傻子了,看到正面突破有一定难度后,很显然对方舰队的指挥官不愿意拿昂贵的战舰和傻傻的要塞对轰。

    现在,中国选择了一种自己根本想不到战术,他们绕到半岛的另外一侧,竟然隔着海岸边的悬崖峭壁炮击海参威城……这一招太狠了!

    深谙炮兵战术的穆拉维约夫中将可不是战争菜鸟,对视距之外的敌人发起炮击,这无疑是炮兵纵横沙场百年一直梦想的伟大目标,直到线膛炮出现之后,火炮射击才真正有了比较稳定的弹道,但实现视距外的火炮覆盖打击还是一个不可解的难题。

    首先,火炮需要有足够的射程,港口的要塞炮要建在山体的高处,也是为了增加火炮的射程,这样对付海上来的敌人是具有先发制人的能力,但是,即便是两年前新装的240mm斯奈德要塞炮最大射程也不到6000米……当然要塞炮是不可能呈45度角吊射,否则射程或许还能再远些。

    而从山背的海面射击海参威城,距离已经超过6000米了,这样的射距上,即便是斯奈德重炮也要高高仰起炮口才行,对方竟然能够轻松实现?

    而且,隔着一座石头山发起的炮击,是不可能进行射击校准的……就在穆拉维约夫中将不解之时,山背后又传来隐隐约约的炮击之声,片刻之后,一枚炮弹再次呼啸而至,这一次炮弹没有落在山坡上,而是非常准确的命中了海参威要塞西面的一处库房。

    这会儿不过是刚刚天亮之时,虽然城里都被炮声惊醒,不是没有一个人会认为这是炮击海参威的开始,前方还有坚实的要塞没被攻破呢,海参威城自然是固若磐石,但是……这一声巨响,顿时让整座要塞陷入了惊慌!

    穆拉维约夫目瞪口呆的看着对方轻松完成炮弹的校射,接下来的结果,对于一个做过军团指挥官的高级将领来说,用屁股思考也知道了……炮火覆盖!

    “拉响警报!立刻让军队全部进入戒备,准备灭火!”他急匆匆下达了军令,立刻在近卫团的簇拥下直奔总督府地下室,他需要好好思考下面临的巨大危机!

    走下瞭望台的瞬间,远处山峦之后猛的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尽管太阳已经跃上天空,但是山峦后面那一瞬间炮火闪耀的火光依然让天地为之变色,从未遭到炮火威胁的海参威城,在建造了30多年的防御工事后,终于迎来了第一次炮火的洗礼!

    炮弹抛射出膛到落地,将近有十几秒中的时间,海参威城内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东方的天空,直到第一片凌乱的弹幕落下之时,海参威城犹如被一把烈焰斩刀狠狠的劈中一般,城市的中间猛的腾起一片冲天的黑烟,然后才是夹杂着冲天火光的爆炸。

    速射炮弹虽然远不如重炮那200多公斤的炮弹来的威力,但是20多公斤的炸弹、尤其是装填了tnt炸药并且强化了破片伤害后,弹幕落下之后,即便是坚固的砖石墙壁也被震的轰然倒塌,至于普通的房屋更是直接性被爆炸的高温点燃,海参威城立刻被点燃了……

    “混蛋……”穆拉维约夫中将无奈的咒骂了一句,匆匆躲进了地下室!

    而此刻,海参威东面悬崖顶端,却有十几个水师士兵身上披着绿色的伪装,拿着望远镜远远的观察着脚下正被点燃的城市,他们身后不远处,另外两个士兵正躲在一个精心挑选的悬崖夹角处,向着海上一丝不苟的挥舞着手中的信号旗。

    不断有观察位的士兵跑来向信号兵报告炮火覆盖情况,而这些至关重要的消息立刻被以旗语送回战舰上,旗舰上,吕翰凑在高倍望远镜前,看着远处悬崖下哪一一处并不明显正在挥舞着的旗帜,他也是心潮澎湃!

    正是有着这样大无畏的战士,南洋水师才有了如今的战无不胜,天蒙蒙亮之时,三批士兵就分别乘坐3条登陆艇从海参威背后悄悄摸上了那片看起来根本无法征服的悬崖,太阳出来之时,其中的一支小分队在悬崖上找到了能让旗舰清晰看到的位置,发挥了第一条旗语——“胜利!”

    接下来的校射完全是按部就班的进行,在南洋军中,对于视距外的作战早就做一项炮术进行了专题研究,这其中自然有秦大总督恬不知耻的发明和创意,而且很快进行了实战化的训练,利用尖兵和旗语,无疑是这时代可由的途径,而且事实证明,这是非常成功的战术。

    今天,终于让训练的成果转化为了敌人的苦果,吕翰岂能不心潮澎湃!

    “报告提督……所有战舰报告校射完毕,请求作战命令!”

    “20分钟徐进炮击,注意尖兵的炮击报告!”吕翰点点头平静的下达了作战命令。

    香江号上,昨天作战被炮弹炸伤的6号速射炮位的射击军官胡当,今天炮击之前硬是从底舱一瘸一拐的爬上了甲板,上来后就把射击副官支一边去了,现在是什么时候,咱从广州眼巴巴跑了几千里路,还不就等着这一时刻嘛!

    副官那也是十二分的不乐意,“老胡,你昨天留了那么多血,昨天都昏了过去,还是下去休息一下吧,这里,咱替你都包了!”

    “呸!”胡当眉毛一抬、头一歪,“小李子,你大哥我汗也出了、血也流了,这点功劳咱可不在乎,不过这打毛子的关键时刻,我怎么可以躲在底舱睡大觉呢……你丫跟我这么久了,水平也算不错了,不过关键时刻,还是得我亲自来!”

    “胡哥……胡哥……功劳算你的,让咱指挥一把吧!”射击副官一看这机会可就泡汤了,也是哭丧着脸赶忙落下脸来求情!

    “两发急促射击,调整一次俯仰位置!”胡当嘿嘿一笑,也不理他,大声下达了命令!

    狂风暴雨般的炮弹呼啸而起,跨越那片不到百米的悬崖,向着俄国人自以为坚不可破的远东不冻港奔袭而去,不等炮弹落地,第二轮的炮弹已然腾空而起……炮口喷射的浓烟、火光让射击组的士兵异常兴奋,一个个像上了发条似的搬着炮弹等候在炮闩旁边。

    炮闩一打开,滚烫的弹壳刚刚落地,一发新的炮弹已然塞进了炮膛,控制俯仰方位盘的士兵则一门心思微调俯仰,确保弹幕的落点形成向前的推进,军官们早已赤膊上阵了,这时候,要的就是最快的射速,这平日里训练的成果还不就用在今日嘛!

    海参威城在猛烈的排炮声中,立刻陷入了钢铁风暴的漩涡之中,吕翰下达的徐进射击弹幕,就靠旗语进行信息传递显然是完全无法达成的,除了最开始俯仰角和方向标定外,之后各舰虽然都按照训练中早已熟悉的徐进弹幕的俯仰角展开下一轮射击,但是各战舰炮兵射击速度和射击频率也各不相同。

    所以落在海参威城里的炮弹渐渐变成了一团团的弹圈,整个要塞城保和城内的建筑物,只要被这些钢铁风暴形成的弹圈笼罩,很快就化成了一片火海和废墟。

    而在最初炮击发生的时候,要塞内还有不少军官组织了士兵试图去扑灭那些高爆弹引发的大火,很快,当救火的士兵被对方不断推进的弹幕彻底撕裂后,所有人立刻扔下手里的任何东西,疯狂的寻找一切可以躲藏的掩体。

    但是,即便躲在石墙、房屋内,面对排山倒海高爆弹的剧烈爆炸,无数房屋被轰塌和点燃,这火炮所指之处,顷刻间都化为齑粉,更何况是血肉之躯呢。

    炮击进行了将近10分钟,躲在要塞地下指挥室的穆拉维约夫中将和他的参谋们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对方能使进行有效的校射,那就一定有观察哨,至于如何传递消息的,他们一时半会儿也搞不明白,南洋水师为了配合这跨视距的校射,那是特别研究了一套繁简配合的专用旗语,才有效的传递了校射命令。

    立刻有军官出来调集被火炮轰的晕头转向的军队,这城里早乱成了一团,军官、士兵的的编制混乱不堪,直到总督府字啊大道上架起了加特林机关炮扫倒了一批乱跑的牲口,这才把混乱的局面略微控制下来。

    结果刚刚调集了几百步兵,没想到不知道怎么就飞过来一发炮弹正好落在人群之中,这发炮弹还不巧,却是南洋第一舰队仅有的一门254mm重炮的炮弹,这华山舰上的重炮极限速度也就一分半钟才有一炮,所以也就自由发挥了,反正射击军官凭着爱好凭着想象力自由发挥。

    这200多公斤的高爆弹顿时在人群中腾起了一个小小的红色蘑菇云,爆破的弹幕如同旋风般横扫过整条街面,刚刚拥塞在街道上准备出击的这近400多步兵,几乎就在一瞬间被钢铁风暴凭空从这个世界中抹去了。

    就连架设在人群旁的那两门加特林机关炮也被爆炸的气浪直接掀翻到几十米之外,整体就散了架,而现场的俄国步兵,除了一地被高温烧焦的残肢、断臂、内脏、鲜血外,完全就被剧烈爆炸彻底的抹去了。

    幸存的步兵不到百多人,被这惨烈的景象吓傻了到有一多半,就连跑出来调兵的军官也尸骨无存,听到消息匆匆赶来的参谋长马克西姆看到人间地狱般的情形,也惊惧不已,敌人的强大,即便是他这样见过大战争的军官也是深感震撼。

    足足有拖了10分钟,山后中国海军的炮火才渐渐的平息下来,唯一还在不紧不慢开火的就是那门横扫街面重炮而已,而每一发炮弹落下,就预示着至少一幕惨剧的产生!

    “报告提督,备弹库存下降了30%,各舰速射炮的平均备弹降至280发,”军官迅速奔进黄山号重巡的指挥室向吕翰报告舰队状况。

    “601、澄庆号进行外围巡逻,确保舰队炮击不受干扰,”吕翰重新下达了作战命令,昨天出现的俄国鱼雷艇一定程度影响了他的作战计划,稳扎稳打历来是他的作风,全面胜利之前,任何对敌人的轻视,都是愚蠢的行为。

    “是!”

    “各舰半齐射,让尖兵给予校射,重点是海参威港口附近,不要担心射偏,10分钟覆盖,一定要打的毛子生活不能自理!”吕翰笑眯眯的发布了这个重口味的命令。

    “提督,这打的毛子生活不能自理……用旗语难以表达清楚啊,”接到命令的军官为难的申辩了句!

    “能表达什么就表达什么吧!”吕翰嘿嘿一笑,现在自己怎么对秦烈风爱说的这句话也是如此朗朗上口呢……真是被那家伙影响了!

    于是乎,各舰都接到了新的作战命令,“目标、港口、半齐射、校射……”而旗舰最后挂起来的旗语,让众管带都是大跌眼镜,南洋水师也是沿用了国际通用的旗语规范,悬挂的旗语是以一串英语首字表示,这次挂出的却是“fr”!

    泊在旗舰身后的“泰山舰”上,管带陈英听到传令军官传递的命令后也是嘴巴张的老大,这吕提督进来莫非虚火上升,这作战命令也如此火爆,俄罗斯壮汉看起来肯定不和这位历来豪爽的吕提督口味,不过俄罗斯娘们听说倒都是天生的尤物……

    “还不赶快准备开炮,fr……”陈英哈哈大笑的下达了命令。

    腾空而起的火炮立刻再次让海参威陷入了绝望之中,看到从头顶呼啸而去的炮弹,带着大批步兵直扑海参威东面石岩的马克西姆也猜到了中国人的意图,但是,他却是无计可施,中国人向他展示了太多惊奇,他现在都有一种要哭感觉。

    作为一名久经沙场的军官,他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已经完全不适合这个越来越难以理解的战场了……

    【昨天打算2更的,过了零点才写完,嘿嘿……】

本站推荐:神医凰后神医嫡女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邪王追妻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毒妃在上,邪王在下明朝败家子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农女殊色

工业中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客居只为原作者雪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漂并收藏工业中华最新章节